火电“熄火” 为时尚早

昆锐

2019-08-13 13:25

据媒体报道,6月27日,大唐电力发布公告:甘肃大唐国际连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由于严重资不抵债,申请破产。


连城发电破产犹如一枚石子在看似平静的发电业界激起层层涟漪。乐观者认为此事不过是在特殊区域、特殊时段发生的特别个案,不必大惊小怪;悲观者将其看成是被推倒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势必引起连锁反应,从而成为煤电行业由盛而衰,甚至是由生而亡的标志,悲伤情绪弥漫坊间。


乐观也好,悲观也罢,都是主观情绪的表达和宣泄。而客观事实是,火电行业,尤其是煤电行业正在进入又一个更加严酷的冬天。


众所周知,上一个“煤电冬天”是被媒体称为“煤电价格之争”的十年,煤电双方各自为阵,互不相让,你来我往,无休无止。且不论谁胜谁负,反正电煤价格“一路豪歌”。尽管其时煤电业界也叫苦不迭,唉声一片,但是,面对很骨感的现实,理想仍然很丰满。换言之,精神长存,信念不灭。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建国以来,火电不仅为我国建立工业体系担负“马前卒”重任,而且,也为改革开放,促进经济发展立下汗马功劳,其历史地位不容忽视。


近年来,随着能源转型升级战略逐步深入和“蓝天保卫战”全面打响,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已转化为向不平衡、不充分发展开战的实际行动。仿佛一夜之间,煤电悄然被置于能源领域的聚光灯下,舆论的矛头直指煤电项目,似乎煤电就是污染的代名词,能源转型的“拦路虎”。


煤电企业百口难辩,百般无奈,通俗点说,叫作“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其实,面对越收越窄的生存发展环境,煤电行业早已走上了一条艰苦卓绝的“自我救赎”之路。然而,事物在发展过程中往往会产生悖论,煤电“自救”即是如此。


为了应对严苛的环保标准约束,煤电企业不得不对机组进行环保改造,由此也带来了运营成本增加、设备耗损变大、煤耗水涨船高等一系列问题。超低排放改造如此,低碳排放改造亦然。


为了守住有限的生存空间,很多煤电机组积极进行了灵活性改造,以求在辅助服务市场之中占据一席之地。但是,理论认为,火电机组只有在额定的工况之下,才能充分发挥机组的安全、稳定、经济、环保性能,而频繁调整机组工况,显然会影响到这些性能发挥。


一次次向死而生的抗争,却演变成了向生而死的奔命。在电煤价格仍处于高位的情况下,煤电企业每一次“自我救赎”,都像饮鸩止渴,往往事与愿违。


立足当下,对于煤电生存发展所持态度,乐极注定生悲,毕竟清洁能源才是未来发展的方向,火电春风得意、一马当先的时代已经一去不返。只有正视现实,才能找准方位,从容应对发展中的困难和问题。否则就会手忙脚乱,病急乱投医,丧失转型良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