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丨高水平商品期货市场应有大量现货交易者

子辰

2019-08-13 13:04

21世纪经济报道 李靖云

8月12日,20号胶期货正式挂牌交易,证监会副方星海表示,今年以来,除继续扩大品种开放外,针对市场调研中各方反应的问题,证监会从加强开放下的市场监管和健全市场法制等方面推出了相应的措施,使得商品期货市场对外开放环境进一步优化,境外投资者参与度稳步提高。据介绍,证监会将围绕五个方面推动商品期货市场对外开放。

8月12日,20号胶期货正式挂牌交易,证监会副方星海表示,今年以来,除继续扩大品种开放外,针对市场调研中各方反应的问题,证监会从加强开放下的市场监管和健全市场法制等方面推出了相应的措施,使得商品期货市场对外开放环境进一步优化,境外投资者参与度稳步提高。据介绍,证监会将围绕五个方面推动商品期货市场对外开放。

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世界第一大制造业强国,中国既是世界第一大的大宗商品进口国,也是主要的制成品出口国。但是,中国缺乏大宗商品的定价权,因而导致高昂的经济成本。业界在一直讨论提升中国的大宗商品定价权,建立高水平开放的国际期货市场。

此次橡胶期货开盘之际,证监会表示将进一步扩大商品期货对外开放,也是在回应这一诉求。从具体的措施看,引入境外投资者,加大中国商品期货市场的国际参与度和推介力度将是主要的方法。

目前,具体的举措还需要讨论。一个高水平大宗商品期货交易市场必然是一个国际化的市场,但是国际化并不等同于国际交易者增加。中国是世界最大的制造业国家,在可预见的将来,国际期货市场最大的增量也会在中国。通常而言,一个具有定价能力的国际商品期货市场,必须要是一个流动性非常高的市场,交易越能方便达成,交易安全且成本低,就越能吸引到投资套利者和套保者,越能集中形成交易定价,也就越能发现商品价格,从而形成商品定价权。

要形成这样一个市场,商品品种覆盖面要广,市场体系要完善。比如,CME集团的期货品种达到180余种,ICE达到了1200种,如此庞大的交易品种伴生的是已经24小时不停歇的交易市场、随时随地的便捷交易模式。这样一个庞大的市场,也必须要有高效的监管,比如美国的商品期货交易市场有商品交易期货委员会、全国期货业协会、期货交易所三级监管。同时,由于商品期货交易本身的金融属性,美国国会的银行委员会和金融机构服务委员会也进行直接监督。对于变化莫测的商品期货市场,这种执法、立法、行政的多维监管体系其实也捉襟见肘,但至少保证了立法和执法层面的与时俱进,比如《商品期货交易现代化法案》就是一个比较典型的立法迭代。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