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昨日披露的数据 会给今日市场带来怎样的变

景浩

2019-08-13 12:43

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奇霖表示,企业长贷意外转好,比例提升,一是与监管有意引导银行加大中长期贷款,优化贷款结构有关;二是二季度末地方债重新放量,基建领域的信贷需求可能有起色。

此前央行举办的全国银行业金融机构信贷结构调整优化座谈会强调,当前和昨后一段时期银行信贷结构调整优化工作中,要提高制造业中长期贷款和信用贷款占比。围绕制造业高质量发展,落实有扶有控差异化信贷政策。合理安排贷款期限和还款方式,增加制造业中长期贷款。根据科创企业、高技术制造业轻资产特征,培养行业分析和风险评估能力,创新金融产品,提升服务能力。

连平认为,银行体系内的信用分层压力也一定程度上影响到银行的风险偏好,加之当前实体经济运行压力仍大,表内信贷融资供需两端都不同程度受到影响,进而导致信贷增速明显回落。并且7月企业短贷减少2195亿,票据融资增加1284亿,表明当前部分金融机构信贷投放依然受到不同程度的流动性约束,同时对实体经济信心不足。

连平称,从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所显示的贷款加权利率来看,虽然整体利率有所下降,但其背后可能与信贷投向结构更加倾向于风险较低客户有关,这也一定程度反应出实体经济运行压力犹存背景下,机构风险偏好改善仍有较大空间。

信贷和表外融资拖累社融

李奇霖表示,社融和贷款均大幅低于预期,表外业务和企业短期贷款是主要拖累项。表外业务和企业短期贷款的大幅减少可能与6月季末冲存款行为有关。

连平分析,信贷投放低于预期,小幅拖累社融增速。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大幅减少4563亿,则是7月社融增速小幅回落至10.7%主要因素。考虑到对于存量不合新规的表外融资清理期限有所延长,短期的表外融资收缩过快对于社融增速的影响可能是暂时的。昨年地方债发行已经有所减速,对于7月社融增速的支持有所减弱。

王青表示,7月新增社融环比大降主要因为人民币贷款大幅少增,符合季节性规律。但受实体经济融资需求不振以及房企融资监管收紧等因素影响,少增规模超出预期,这也是当月新增社融大幅低于预期的主要原因。

同时,7月表外融资环比显着多减,三项合计比上月多减4102亿。其中,房企信托融资受限背景下,信托贷款环比多减691亿;因需求不足,以及当月票据贴现增加,导致银行承兑汇票从表外转向表内,7月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环比多减3251亿。从同比来看,7月社融同比少增同样主要受人民币贷款和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两项拖累。